「在時間篇幅有限的社會中,投以沒有藝術報酬效率的那一些人」:專訪 #001 - 写生(中文版)

 

前言 —「 在時間篇幅有限的社會中,投以沒有藝術報酬效率的那一些人 」

Text by 陳 穎 Alysée Yin Chen




人類掌控時間的方式是由 1) 創造時間觀念;2) 把時間軸整理為水車形式;3) 至進一步促使個群體,以時間證明且換取自身價值的單位後,從而產出社會期盼的質量。

波蘭導演 Krysysztof Zanussi 的電影 Struktura Krysztalu (1969) 中提到:『一旦進入了成人的社會中,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去探索那些,在學生時期中深有興趣或是積極想證明研究的理論』﹔此段乍聽之下有點自相矛盾的言詞,卻深深道出人類自步入工業社會及資本主義下的文明悲哀。

古代對時間測定的社會要求從來不如近代組織嚴密的國家,更不像現代工業國家中那樣巨大且無所不在;排除掉其他因素的理論上來說,過去的手工藝匠以及藝術家是得以在單純的個體時間裡發揮的。然而自從工業
革命開始到現在21世紀科技發展的輔助之下,時間測定已形成了堅不可摧的精密程度;更準確的測量習慣使得時間控制以及觀看能力佈遍大多數工作型態以及我們的私生活裡。加上全球資本主義經濟體制的影響,時間單位更是被提取出來,轉化成單獨可取代「人」的成本,以便利速食式的產業成長。

拿現今裙帶資本主義居高不下的台灣舉例,國家內部複雜的政商角力與不明的歷史定位導致多數文化產業經濟難以轉型成長;人與時間並漸而行的傳統手工藝業經濟逐漸消失,僅剩工業代工以及由此急於
發展出的廉價成本商品。主要消費者與一般的產業鏈主的想望已不再是著重作品本身,或是產品背後的脈絡以
及時間精神;取而代之的共同目標只是追求令時間軸能飛快運轉取得投資報酬率最高的成果。

不過幸運的是,也就在這對精密時間監控發達過剩,卻又忽略人與時間相互良好關係的板塊擠壓運動中,新社會慢慢促起了一群著重反思手作價值與時間捲軸概念的工藝匠和藝術家們。


這是一群無論是在古老的手工技藝法抑或是新藝術文化下,試著以某種技能謀生卻不想妥協於時間水車的人們。


在這個系列裡,本品牌提倡用慢活的精神去找尋相同價值觀的藝術家或是工藝匠們去進行合作;不僅希望能
進一步推廣產業背後的脈絡思考方式,也渴望於商業以及文化間找到平衡。對於作者而言,藝術時尚專業普及
化並不是一昧的去降低其成本門檻,而是去利用各種不同資源管道讓大眾能感到興趣且進一步主動了解。因
此,每一次的合作,我都會試著推出採訪系列去觸及到更多讀者,讓人們能認識到合作的對象以及他們致力於
的專業。以下內容為台灣刺繡藝術家写生的採訪,以紀念我們彼此的第一次合作。




  1. 作者以為,水車形式既為單向動作的形式,一但發生才有動作,但在人類定義時間以前,時間或許不是單一方向性能去定義的物質單位。

  2. 此處為英文字幕自譯為中文

  3. 譯註:Norbert Elias « Über die Zeit » 1984,李中文 譯 « 論時間 »,48頁。

  4. The Economist « The crony-capitalism index » 2016,http://infographics.economist.com/2016/Cronyism_index/



 

「專訪 写 生 Guan Ling Lu」

Interviewed/Photographed by 陳 穎 Alysée Yin Chen


和写生的第一次會面到現在都還是令我印象深刻。那時的我剛從高鐵南下至高雄,成人生涯後第一次隻身在新港都裡找尋捷運路線以及會面的地點。迎面而來的她是個健康爽朗的女孩子,騎著摩托車來接我;當她脫下安
全帽與我招手的同時,我心想,兩個台灣的創作者以這樣的形式見面再也浪漫不過了。

跟著写生騎車經過多年未訪的高雄街道,汽車塵囂而過和那些灰色的快速道路都與写生創作的東西形成強烈對比
;也許正因為同樣身為台灣人,所以能從其中體會到她的創作脈絡。我在機車後座的位置上不禁揣測,我
們偏好於大自然與有機體的靈感趨向,也許就像写生對她創作心境所說的:「就像是各式的山形都有一個入口,
代表著對於想逃離現狀的心情特別顯著」一樣的寬闊卻又帶著少許無奈。

有別於數個月前完全以電郵交換工作的專業距離;初期抵達到写生老家面對面談話的時候,發現她在爽朗中保留著幾分羞赧。在她謙虛以及好客的態度之外也能立即洞悉到她對美感的十足細膩與討論生活的那份認真。老家樓上房間的工作室放著她歷年來的作品與自己嘗試搭建的木材織布機,写生的媽媽也在樓下熱情
的準備茶水糕點;在訪談還沒正式開始之前我已充分地感受到台灣藝術家的魅力及地緣特色,一陣溫暖。


Q:簡單的介紹在創立「写生」之前的背景?

從高職開始才有在接觸設計方面,那時讀的是半設計半木工的室內設計;而大學的主修是視傳設
計。大三,大四的期間,正為畢業展忙得焦頭爛額,常會因為要用電腦熬夜做稿而屢屢覺得疲憊不堪
且沒有真實感,因此萌生了想以自己親手能觸碰到的材料形式完成一件有真實形體的創作的念頭。

雖說現在主要的創作都是靠雙手能接觸到的材料居多,但也因為大學視傳設計下的薰陶以及一些電腦
技能使我在2013 年創立写生時多了一個媒材工具去品牌包裝自己,近一步以視覺與網路的觀眾溝通。

P1010027.JPG

Q:以字典來定義的話, 「寫生」的釋義為「直接以實物為對象進行描繪的作畫方式 」 或者是「 中國畫中對花果, 草木, 禽獸, 山水等的繪畫 」. 你之所以選擇以「写生」當作藝術創作的代名理由為何? 
再者, 「写」在繁體用字中的頻率並不多, 是否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讓你選擇此字?

先講述為什麼使用日文漢字的「写」: 除了想區隔平常用法外,是考慮到字體設計在視覺上的比重關係,所以選了與「生」字比重起來較為平衡的「写」字來下去設計;我覺得挺好的,好記。至於具體
為什麼要用「写生」這個詞來作為創作者的筆名是因為對我來說刺繡就像素描,甚至筆觸上的一針一
線比實際素描還要花更久的感知時間的創作媒材。 即便一開始這並不是我平常會想做的事,繁瑣枯燥 (以前最爛的科目其實是素描), 但基於一種想給自己證明機會的原因下,我還是做了。


寫生這行為定義對我來說是一種『保持某種距離觀察 』而創作的意思。我不擅長近距離,人與人
的關係;喜歡面對靜物與平靜感,近而從中觀察其美好是我感到比較舒適的。所以「写生」綜合來說
也很貼切對於我觀察世界的一種方式。

P1010167.JPG

Q:作為写生 , 妳最廣為人知的身份是手繡藝術家. 請問妳當初如何踏入刺繡的領域? 為何之後也選擇以此類型的媒材作為妳創作的主要溝通渠道?

在求學生涯期間就有開始接觸刺繡這類型的創作方式,雖然一開始只是因純興趣而開始,形質也只限
於在個人平台上公開作品,不過後來陸續得到身邊的人一些反饋跟鼓勵,最後才決定開始陸續把作品
放置專業曝光的走到現在。

那為什麼是刺繡?當時覺得市面上手作偏羊毛氈與其他的媒材,刺繡這塊反而比較少人拿出來做,也
都停留在比較傳統設計的階段 (當然傳統的技術是很棒的) 。年輕一代似乎對這很陌生也很少人主動了解這塊,接觸之後便想慢慢用自己的想法詮釋這項古老富有意義的技藝,所以選擇了它。

P1010044.JPG

Q:我在妳網站上注意到其實妳有在實驗不同種類的媒材藝術; 妳是否會排斥被定義為單一特定素材的創作者? 若是妳偏向往複合式媒材發展創作的話, 至今有哪些媒材是妳嘗試過, 且覺得最能夠表達出妳想傳達的理念?

被定義為某種特定素材的創作者,會有種微妙的感覺,有種『某科目比較厲害那就好好讀這科系吧』
的感覺;雖然也不算是覺得排斥,但其實不局限於刺繡的原因,就像是料理一樣,每種材質都有自己
的獨特味道與特質我覺得創作就是要慢慢發覺不同材料與組合它們,所以我不會想侷限於某一塊。


現階段對纖維類的都很有興趣,原住民的古老技藝也很想學習,目前有接觸到植物染/框織/鉤織/皮革。至於最符合的不一定,我覺得當下符合主題的材料就是最能夠傳達的。


不過當下還是刺繡是最能夠表現自己,畢竟接觸了好幾年。核心以刺繡為主體,而其它的技法可以融
會貫通的詮釋此主體,是我目前最理想的狀態。

P1010269.JPG

Q:你同時也有在研討如何以在大自然尋找染色的材料, 你可以簡單地向我們介紹自然染色的概念以及過程嗎? 在心理層面來說, 這個過程是否影響了人類與大自然的關係?

其實最初我是使用化學染劑染色的,直到前陣子與夥伴們上山採集到了月桃葉看到很神奇似的這綠色
葉子染出來的結果竟是紅色的。夥伴說:『植物染就像是一種科學』,需要很多測試。

採集到不同植物根莖葉的部位與水和媒染劑上比例都會造成不同的結果。以心理層面來說,其實要傳
達的概念很簡單 — 就是花時間了解使用材料的源頭,以及只要多用一點心我們就能感知到周遭有許多媒材都能加以運用在生活上。

我覺得現今社會中雖說科技發明出很多便利的服務,但它所造成的惡性循環也一在出現。因為便利導
致了許多生態問題;問題一發不可收拾後再繼續發明另一項科技來修補前一項的問題點,我認為很吊
詭。

P1010226.JPG

Q:出身在台灣且身為高雄人, 對你目前職業上的發展有什麼樣的影響? 而定居在台灣發展你的藝術創作有哪些優勢及阻礙? 目前在高雄開設不定期的workshop 之下, 你對現代台灣人對於手工產業及大自然態度的印象?

還是很多老問題存在設計行業這一個區塊,常常感受壓抑與妥協。台灣的政府對於文化補助這塊的設
限也非常複雜以及困難;其實不侷限於高雄,整個氛圍都是類似的。不過我覺得也不至於太過沮喪,
因為在同時也看到很多獨立活出不一樣道路的人,甚至製造出很多共同理念與夥伴感很難得。就像是
大家都在同一條道路走著,儘管不一定在身邊,但是不孤單。

目前只有開設刺繡workshop ,我覺得現代台灣人其實很願意接受新的訊息與手工技藝也慢慢尊重這一塊,對自然的各種議題很有自己的想法,都是互相學習的。

P1010107.JPG

Q:你認為在我們現今處的世代, 手工產業即是一種藝術表現嗎? 而追求以手工創造的人又是否能主觀的定義為藝術家?

我認為手工產業與手工創造不一定是想成為藝術家或有什麼藝術表現,全端看出發心態,或許最終目
標是以成為專領域職人,又或把自己設定在藝術領域創作的是不太一樣。

P1010229.JPG

Q:你對slowness (慢活) 的定義是什麼?

只要三分之二的時間是自己掌握的,那對我來說就是慢活。
每個人有自己的生活節奏。如果硬生生機械性的被截斷就等同於是奴隸,這是我看書上寫的,我覺得這現象很可悲。

Q:未來作為「写生」的計畫

計畫增加更完整的project,與獨立品牌們合作,使用不同媒材作為結合與新材質開發運用等等讓創作更加立體化與生活化。不局限材質定義與應用上,還有目前對於自然材質蓋房子也很有興趣。


 
 

若對ALYSÉE YIN CHEN x 写生 合作的 T-Shirt 產品有興趣的話請點此


第一件的刺繡作品名為:「 Stilled - 凝 」限量十件 (目前存貨量為3件(S/M), 2件(M/L)) 後續會在不同的季節釋出其他兩款設計

2018-10_NWG_ALYSEE_LB_21B_V2_C1.jpg